1. <em id="5mmgb"></em>
        1. <div id="5mmgb"></div>

            1. 文苑撷英

              田宏伟 散文——《乡下的冬》

              作者:田宏伟     时间: 2019-03-01     点击:7969次    分享到:

              乡下的冬


              时令已到立冬,一场强劲的西北风从陕北高原呼啸而过,冬天便悄然降临在乡下了。看那,小河变宽了,群山显瘦了,放眼望去,连绵的山峦变?#29028;?#40644;,萧条,原野四处显得单调,枯燥。

              这时候的冬是温柔的,是变奏曲,没有寒冷的侵袭,没有大雪的纷扰,农人们就趁着寒冬未来,大雪未至前,把地里还所剩无几的农活拾掇完。

              小雪杀羊,大雪杀猪。这是乡下人在冬天要干的两件大事,仪式感十足,?#20219;?#26432;猪最为壮观,简直是一场会战,全家上下总动员,同门兄弟齐上手,屠夫腕一抖,白刀子进红刀子出,滚水烫猪身,开膛破肚皮,头是头,蹄是蹄,肉是肉,油是?#20572;?#23110;?#33179;?#23376;围着锅台打转,杀猪菜的香味在娃娃们的嘴间四溢。酒饱饭足后,主?#37326;?#26432;好的猪羊,?#29028;?#27877;和糜草包裹住,冻在院子的角落里,等到腊?#36335;?#33410;进城卖个好价钱,过个肥年。

              一进冬至时分,真正意义上的的寒冬算是来了,这时候的冬是进行曲,忙了一年的乡下人基本算是闲了下来,开始享受这难得的悠闲时光,男人们围着窑里屋外干些零零碎碎的活,一些年轻人为抛闹个好光景,还在外打工。女人们则缝新补旧,纳鞋织衣,吃完饭就相互串门,谁家的日子过?#29028;茫?#35841;家的庄稼营务好了,谁家的?#22791;?#23389;顺,谁家的孩子有出息,婆?#33179;?#23376;们凑在一起就是话痨中心,永远有拉不完的话,唠叨不完的事。

              小寒过后没几天,一场雪趁着夜色飘飘洒洒降了下来,整整落了一夜,天放亮,农人扣开门,远山近景到处是白茫茫的一片,万籁寂静无声。看!小河廋身了,群山体胖了,连绵的山峦和原野四处尽是白雪皑皑。一声?#26041;?#25171;破了乡村的宁静,扫雪,玩雪成为这个清晨的圆舞曲,大人小孩拿着扫帚,铁铲开始清扫,从家门口一直扫到了大路上,不一会儿,原本被白雪覆盖的乡村就出现了纵横交错的羊肠小路,这是扫出来的雪路。烟囱里的烟由浓到淡,从有到无,想必是女人们已经做好了饭,现在一锅热腾腾的饭菜已经端上了桌,静待扫雪的男人们归来,为他们祛除身上的寒气。

              中午时分,太阳当空,雪几乎消融了一半,陈三老汉赶着羊出了圈,走在一处山顶上,看着今冬的第一场雪,他有点激动,一嗓子便喊出了山歌,这山歌忽然让单调的冬日多了一份活力和亮色,这应该是对冬最好的礼赞。

              断?#38386;?#32493;的几场小雪过后,眼看着年关将近,农人们打算把冻在院子角落里的猪羊肉拿出来到集市?#19979;簦?#36825;个用黄泥和糜草做成的天然冷冻室使猪羊肉的成色和品质丝毫未损。一大早,吃过饭,置办年货的农人们便从各家的羊肠小径出发,带着农货,或赶车,或人背,慢慢聚集到小山沟,又?#26377;?#23665;沟汇合到大川道,又从大川道涌进了县城。一上午,县城的各个集市像一锅开了花的水,沸腾成一团,喧闹成一片。

              从腊月开始,是真正体现乡下人聪明?#32982;?#30340;时候。余秋雨说:陕北人即使衣?#31036;?#35099;地走在世界上,也会被人看出是有大文化背景的人。”这大文化背景首先表现在吃的考究上,陕北人爱吃,会吃,吃得精?#31119;?#21507;得花哨,?#26377;?#21507;到大?#20572;?#33021;做出上百种花样来,不重复,味不同,有特色,这是老祖宗留下来的技法,也是一代代陕北人继承?#22836;?#25196;的必然。

              春节,是一年之岁首,也是冬进入?#37319;?#30340;起点,这时候,乡村是最热闹的,大家走亲串户,?#38498;?#29609;乐,大事小事暂时抛在?#38498;#两?#22312;一年之中难得的天?#23383;?#20048;中,这是冬的馈赠,也是冬的绝响。

              不知哪天,风停止了肆虐,山也变得温柔,小河破冰开流,恐怕是,冬天已经远去了,那明媚的春天已经来临。

              陕北的冬寒冷、漫长而深刻,从晚秋到早春,一?#21271;?#37325;重的严寒包裹着,尤其在乡下更是如此。



              (陕北矿业  田宏伟)

              上一篇?#22909;?#26041;义 散文——《矿区婚礼的变迁》 下一篇?#21644;?#26635; 摄影——?#32922;?#24847;浓浓--芦苇》
              广东11选5开奖结果信息

                  1. <em id="5mmgb"></em>
                    1. <div id="5mmgb"></div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. <em id="5mmgb"></em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. <div id="5mmgb"></div>